小飞侠♡

喜欢~

我们结婚了04

没有综艺魂烂文笔的人xjb乱写的综艺梗
注意!私设有,这章可能OOC上天了
求求你们千万别打我!哪位都不要当真!

这章是答应送给喜儿 @❀ 的天真烂漫😂(牛哥我还是爱你的,天生一对站C位!)
小黑屋没来得及写,等下章补上吧
而且写着写着连字幕都忘了😂(给我自己跪了)
有迷你小番外

最后,勿升真人勿升真人勿升真人
某些人还是请你们不要再窥屏啦
如果有些人还是文盲看不懂勿升真人这几个字依然要上升真人的话,我只好祝早日爆炸咯~





出现在镜头里的是酒店走廊,停留在一间房门口,PD按响门铃,片刻后房门从里面打开,开门的人随即也出现在镜头里。

字幕:原来是新晋丈夫羽生结弦🌸 这是在干嘛呢?

羽生结弦显然心情颇好,领着PD进门,来到套房的客厅时沙发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妇。

“这是我父亲母亲。”羽生结弦主动对着镜头介绍。

字幕:原来是羽生君的爸爸妈妈啊~貌似有什么不得了的事要发生呢 期待期待

羽生夫妇起身微笑着朝镜头问好。

“哦多桑哦噶桑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

“可是,这样不打招呼就过去不会打扰到博洋排练吗?”由美妈妈有些担心。

“你妈妈说得没错,如果给其他工作人员造成困扰也不好。”

“爸爸妈妈你们放心吧,我有博洋的邀请函的。”

“邀请函?”

“对啊。”羽生结弦在包里翻出一个信封,小心翼翼从里面抽出一张香槟色卡片,“铛铛铛~看!博洋亲手写的邀请函哦~”

“咦?”羽生爸爸由美妈妈一起凑过去仔细看。

卡片上的字体稍显幼稚格式也不太正规,但却能看出执笔人的认真和用心。

                           Invitation to The Ice

Dearはにゅう ゆづる

This is only for my husband Hanyu Yuzuru♥(//∇//)
I hope you will come and see you then
You know what I mean

                                                       Your sweet金博洋

“博洋亲手写的?字体很可爱呢。”羽生爸爸由心地微笑。

“对哦亲手~很可爱吧~”羽生结弦笑得见牙不见眼。

“真是的,我们说博洋可爱你开心什么?”由美妈妈趁机取笑自己的儿子。

“当然开心!没看到吗,my sweet 金博洋,我的小甜心博洋啊~我的我的。”

“嗯嗯嗯你的你的。”羽生沙绫从一旁的房间走出来,边整理背包边嘀咕,“只是你的翻译有点加戏了。”

“姐姐我怎么加戏了!”

纱绫选择无视弟弟的撒娇,大手一挥,“走吧走吧,相机我都装好了。”

羽生结弦立马忘了刚才的不快,“姐姐今天你要帮我好好拍博洋哦。”

“OK OK!”纱绫朝他比了个完全没问题的手势。

“羽生君这是要带着爸爸妈妈和姐姐去看博洋的冰演吗?”PD小声问到。

“对啊,博洋在日本的第一次冰演,作为家属我必须要好好应援才行!”

字幕:出于丈夫的本能,准备散发爱的力量





按道理现在还是彩排期,是不允许不关人等进入的,可谁让羽生家有位大佬呢。一家子在羽生结弦这位大佬的带领下畅通无阻地进入到了场馆内。

为了不让金博洋看到自己和家人导致排练分心,羽生结弦非常熟练地找到了相对隐蔽又视野极佳的座位。

一家人在场边安安静静看了一阵后,的由美妈妈一脸欣慰,”结弦啊,博洋这孩子人很好啊,很受欢迎哦,跟谁都能玩一起。”

羽生结弦一脸惊诧:“妈妈!你都不担心你儿婿被抢走吗!?”

由美妈妈眨眨眼惊奇道:“这不应该是你担心的事吗?你就不能动作快点吗??到目前为止博洋都还不知道你的心意吧。”

羽生结弦,败。

由美妈妈继续给自家儿子补刀,“其实真凛这孩子也挺好的,要不是你是我儿子,我挺看好博洋跟真凛的。”

羽生结弦,再败。

羽生结弦转头想找姐姐哭诉,发现姐姐在看着金博洋和本田真凛互动,同样是…………一脸欣慰。

羽生结弦笑容渐渐凝固:我是你们从烟火大会上捡来的吧。

接着看到羽生纱绫拿着相机对着金博洋和本田真凛边拍边一脸姨母笑时,羽生结弦脸上的微笑挂不住了。

原来你的“OK”就是这个意思?

深呼吸叹了口气,羽生结弦面对亲爱的姐姐重新挂上得体的微笑,“姐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劲的拍博洋和真凛么?”

羽生纱绫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奇怪道:“这你都看不出来么?我是天真党啊。”

说好的天生一对呢?

结弦式苦涩。

羽生结弦又转头想要寻求爸爸的安慰。

羽生爸爸迎接着儿子充满希翼的目光,道:“结弦啊,现在认清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了吧?”

结弦还是个宝宝,结弦什么不知道。

羽生结弦哭丧着脸开口:“认清了,用博洋他们中国的话来说,我就棵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

羽生结弦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微笑。

“有的,”放下相机的羽生纱绫又看了他一眼,“把博洋搞定就有人爱你了。”

羽生结弦默默地把视线调向场内嬉笑打闹的人…………金甜甜!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已经是已婚人士了!





“Booooooyang酱~”本田真凛飞一样滑到金博洋身边。

“怎么了真凛?”

“我看到羽生前辈咯。”

“咦?就来了?他没跟我说几点来。”

“噫~连你的结弦哥哥来了都不知道,他会伤心死的。”本田真凛调笑他。

“啊!别提这个称呼行不行,好丢脸啊!”

“哪里丢脸了,我听你叫得可好听了~我可是你们这对的忠实粉丝呢!待会儿给我签个名吧~”本田真凛双手少女式握拳,眨巴着眼看向金博洋。

金博洋真是又气又笑,被取笑倒不会真的生气,更不会对本田真凛摆脸色,只能无奈笑道:“叫声好听的我再考虑考虑。”

“天天哥哥~嘻嘻嘻……这样行不行?羽生前辈听到会不会打死我??哈哈哈哈…………”

本来听到天天哥哥后笑得开心的金博洋笑容渐渐淡了下来,再开口时声音有些苦涩,“他应该……不会介意的。”

“咦?”本田真凛不明白金博洋怎么突然就情绪低落起来。

“我们本来就是假想夫夫呀,他不会吃醋的。”

“…………那个,博洋酱,你是不是有些事情搞错?”本田真凛脑子飞快转动后,犹豫着开口。

“什么?”金博洋搓搓鼻子问。

“你没看你们第一期的节目?”

“没有。除了比赛复盘,其他时候在电视上看到自己总觉得怪怪的。”

“难怪你还不知道那位大佬的心思了…………”本田真凛喃喃自语,往羽生结弦的方向瞄了一眼,羽生前辈,加油!我会支持你的!

“天天哥哥!”本田真凛中气十足地喊出声。

“干、干嘛?!”金博洋被吓了一跳,拍着胸口瞪着眼看向面前的人,“虽然你很可爱,可是也不能这样吓人的。”

“呐,天天哥哥也说我可爱对吧,天天哥哥也很可爱,那可爱的人就应该玩在一起对吧?”

“…………对、对的吧。”金博洋实在无法理解少女的心思,可为数不多跟女孩子相处的经验和作为男生的风度告诉他,一定要先对女孩子说的话给予肯定。

不管她的话有没有逻辑。

“那今天天天哥哥就跟我玩吧~!”

“额……真凛啊,我们是来排练的,不是来玩的。”

本田真凛重重吐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算了算了,谁让我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呢。

本田真凛朝金博洋靠过去,示意他弯下腰来,凑到他耳边说,“天天哥哥,我知道你喜欢羽生前辈哦!”

“???”金博洋这下更是被吓到睁大了眼。

得到意料之中的反应,本田真凛叉起腰得意一笑。扭头看了眼羽生结弦的方向,又凑到金博洋耳边小声说,“我可以帮你哦。”

金博洋也跟着看了眼羽生结弦的方向,莫名心虚。

“帮、帮什么?”金博洋觉得两个人突然不在一个频道上了。

“总之我做什么你都配合我就好啦~首先,你喜欢我叫你天天哥哥吗?”

“喜欢啊,这有什么不喜欢的?”金博洋哭笑不得。

“好的,那如果羽生前辈表示反对你可要帮我哦。”

“啊?”金博洋苦着脸,“这又什么跟什么?”

本田真凛顶着羽生结弦的死亡凝视,硬着头皮拉起金博洋的手摇晃,“你答应就是了嘛。”

“好好好,知道了。”金博洋无奈一笑答应下来。





观众席上的羽生结弦眯着眼看着金博洋脸上“宠溺”的笑容脸更黑了。

我还不知道呢,我们队的女单什么时候跟我家对象处得这么好了?

要看彩排告一段落,羽生结弦走到场边,朝金博洋招手,“天天~”

金博洋和本田真凛一起回头看过去。

“天天哥哥,前辈突然把称呼都变了呢。”

“啊?”

“上期在节目里他都叫你博洋呢,现在突然就天天了。”

“哦,”金博洋耸耸肩,“反正也没差,我都听得习惯。”

“嘻嘻嘻……那甜甜呢?”

“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还没等本田真凛开口解释,那边的羽生结弦又开始喊人了,双手围做喇叭,“天天~还不过来吗??”

听出了他声音里的着急和委屈,金博洋立马笑着朝他滑过去。

果然还是一点都不舍得冷落这人啊。

金博洋滑到出口,羽生结弦已经张开双手等着他了。

“抱抱啊~天天~”

“好久不见羽生~”

“是结弦!”

“嗯……”金博洋从他颈窝抬起头来,“好久不见,结弦。”

羽生结弦的脸上这下才有了笑容。

本田真凛滑到金博洋身后,向羽生结弦问好,“羽生前辈好~”

“你好,真凛。”虽然刚才的画面让自己有些不快,羽生结弦还是回了礼。

“天天哥哥你让一让,我要出去。”

“嗯。”金博洋应了声,从羽生结弦怀里直起身往旁边让了让。

本田真凛跨出冰面套好刀套后跟他道谢,“谢谢天天哥哥~天天哥哥要喝水吗?”

“不用了谢谢,我给他带了。”没等金博洋开口,羽生结弦已经替他回答了。

“天天出来吧,我给你带了喝的。”羽生结弦给他递上刀套。

金博洋弯腰套刀套的时候,羽生结弦扭过头眯着眼盯着本田真凛,“真凛选手,什么时候跟我们家天天这么要好了?还天天哥哥?”

弯着腰的金博洋身影一僵,顿时哭笑不得,“我们关系一直挺好的啊。”

有金博洋这张免死金牌在,本田真凛这次倒不慌了,无所畏惧地看回去,“对啊,我们的关系好着呢。”

“再好能有我们天生一对好么。”羽生结弦一本正经地宣示起主权来。

哎哟,这人真是……本田真凛被气笑了。按照以往本田真凛肯定会礼貌地尊敬前辈,绝不会跟前辈杠上的。可今天羽生结弦在金博洋面前明显幼稚起来的行为,让她恶作剧的心蠢蠢欲动,今天的情况似乎会很有趣呢。

“天天哥哥,粉丝给我们取的名字我很喜欢哦,天真烂漫,听起来真不错,不是么。”

“…………天真烂漫?”羽生结弦挑起眉看向金博洋,而金博洋已经低着头暗暗叫苦,真凛妹子我该怎么配合你的表演?

“天天你不爱我了么?”羽生结弦一脸委屈地看着金博洋…………的头顶。

啧啧啧,又来了。本田真凛内心鄙视起这个近来撒娇越发厉害的前辈。

本来一脸苦恼怎么处理当前情况的金博洋,突然瞟到羽生结弦身后正在跟拍的PD,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节目。

“别撒娇了,我们去休息室再说好么?”金博洋低声安慰羽生结弦。

“我不管,天天你真的不爱我了么?!”羽生结弦表情快哭了,撒娇就算了还要跺脚。

“…………”金博洋忍住扶额的冲动,谁来收了这个撒娇精。

本田真凛努努嘴,本萝莉怎么能够输给你这个糙汉子。本田真凛摇晃着金博洋的手臂,嗲声嗲气地问:“天天哥哥说过要做我的粉丝哦。”

“额…………”金博洋额头开始冒冷汗,一个撒娇精还没解决又来一个嗲精,就算为了节目也别这样整我嘛……

“天天,说话。”羽生结弦气鼓鼓的。

“你干嘛凶天哥哥。”本田真凛怼回羽生。

“我跟我对象说话呢,关你什么事。”羽生结弦微笑着开始回击。

本田真凛仰起头骄傲道,“我可是天哥哥亲口说过要追的人。”

“我可是天天亲口说过一直喜欢的人。”

“我比你可爱!”

“我比你会撒娇!”

“…………作为鼎鼎有名的前辈跟我这个女生比撒娇真的好么?”

“我凭本事撒的娇,有什么不好?”

“…………”我竟无法反驳。

Round1羽生结弦,胜。

Round2紧接着开始。

本田真凛重振旗鼓,骄傲地叉起腰,“天天哥哥答应给我拉横幅!”

羽生结弦不甘示弱,“天天答应给我生孩子!”

“???!!!”金博洋一脸震惊地瞪着羽生结弦,“你疯了吗?!谁给你生孩子!?你憋胡说!”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田真凛简直要笑死,不顾形象地抱着肚子笑弯了腰。

话音刚落羽生结弦也觉出不妥来,可话已经说出口也没办法收回来了,只能委屈巴巴puppy eye地看着接近崩溃的金博洋,一点一点蹭过去想要抱抱。

“人家只是太想跟天天你在一起了么。”

“别闹了。”金博洋摸摸他的脸,哄道,“再闹下去,休息时间就快没咯,你不想跟我独处么?”

这时浅田真央出现在羽生结弦身后,一脸微笑地拍了拍他肩膀,“羽生君,你是来捧场的还是来砸场的?”

“当、当然是捧场的啊。”羽生结弦被吓了一跳。

“那就给我乖乖跟博洋去休息室,别耽误他们休息,待会儿还要继续排练的。”

“可是…………”

“可是什么?你是不是想看博洋选手跟真凛来一段双人滑?”

“那绝对不行!”

“还不走?”浅田真央瞪眼。

“不能走哇,我爸爸妈妈姐姐都在那边等着见天天呢!”

“???”这下轮到金博洋瞪眼了,“你来之前没跟我说就算了,怎么带伯父伯母都带来也不说一声?!”金博洋说完马上看向本田真凛:刚才你可没跟我说羽生的父母和姐姐也来了!

本田真凛急得直摇头,“我也不知道,只看到羽生前辈没注意其他的。”

“原来天天刚才就知道我来了?”羽生结弦语气里透露出危险。

“真凛告诉我的。”

“竟然还是别人告诉你的,你都不重视我。”

“我眼神不好行不行啊,哥。”

“那你知道我来了还跟其他人那么亲密。”

“哪里亲密了?!”金博洋觉得自己被冤枉了。

“我们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晚些时候再好好聊聊,现在先去见见我爸妈和姐姐吧。”

羽生结弦脸上扬起了微笑,金博洋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位仁兄是不是…………入戏太深了?



TBC




关于邀请函的小番外

“哥,我问过浅田前辈了,她说你要是想来看的话没人会拦着你的。”

“欸?”

“所以票就不用拿了。”

“不行。”

“为什么?”

“这是甜甜在日本第一次冰演,一定要有仪式感!”

“…………那你想怎么办?”

“Emmmmm…………甜甜给我写张邀请函吧。”

“可我从没写过这东西,不知道怎么写啊。”

“甜甜不是网络少年么,网上一查什么都有啦。”

“…………好吧。”

“甜甜一定要记得哦!”

“知道了。”

于是几天后羽生结弦就收到了一封国际快件,金博洋亲笔写的邀请函。




番外END

评论(2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