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喜欢~

我们结婚了03(含番外)

没有综艺魂烂文笔的人xjb乱写的综艺梗
私设有,OOC有,所以求求哪位都不要当真!

这章两人的约会依旧没有什么进展
小黑屋反而写了一堆😂(给我自己跪了)
有番外,这章的小黑屋和番外都算是介绍了下背景吧
番外为天总视角,算是心路历程吧~

最后,勿升真人勿升真人勿升真人
某些人还是请你们不要再窥屏啦
如果有人还是文盲看不懂勿升真人这几个字依然要上升真人的话,我只好祝早日爆炸咯~




小黑屋の羽生结弦

主持人:我们一直听你博洋博洋的叫,是还没给博洋酱取爱称吗?

羽生结弦笑得一脸甜蜜:我不知道那算不算爱称,在俱乐部我喜欢那样叫他,这次我跟他说了几个爱称他都否决掉了,让我跟以前那样叫他就好。

主持人:欸?叫天天?

羽生结弦笑容神秘:就算是吧。

主持人笑着抱怨:什么啊羽生君,难道还是两个人的小秘密?

羽生结弦:博洋不想让别人听到那名字啊~

字幕:心情莫名荡漾的羽生丈夫呀

主持人:好像没在节目里看到你们讨论博洋的爱称呢?

羽生结弦:呵呵呵呵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我们在厕所里偷偷讨论的。

主持人:厕所?

羽生结弦:对,我们一起上厕所的时候。

主持人又好气又好笑:两位真的是……十分隐蔽了。

羽生结弦捂着肚子大笑。

主持人:让你们如此保密的名字我们真的很好奇了,真的不能说吗?

羽生结弦:这是我们的秘密,他不让我在外面说,只能私底下叫。

主持人:欸?为什么?

羽生结弦大笑:他说太肉麻了。

主持人:是在成为师兄弟后取的?

羽生结弦:对。

主持人:真的不能告诉我们么??

羽生结弦一脸爱莫能助:我也想在所有人面前那样叫他呢,可是甜甜不许啊。

主持人:咦~?甜甜?天天?

羽生结弦捂嘴:哎呀不好,说漏嘴了,请一定要把这段掐了。

主持人:怕博洋酱生气?

羽生结弦:怕他恼羞成怒,不理我就糟糕了。

羽生结弦低着头双手合十做祈求状:真的不要播这段吧,拜托拜托。

字幕:不小心透露秘密而陷入焦虑的羽生丈夫

主持人斜眼:…………羽生君你以为我没看到你在偷笑么?

羽生结弦故作吃惊:欸?被你看到啦?呵呵呵呵…………

主持人:所以羽生君是故意说漏嘴的哦

羽生结弦乖学生状坐好,微笑: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哦



小黑屋の金博洋

主持人:羽生君说对博洋的爱称是以前在俱乐部就取了的?

金博洋点点头:是的。

主持人:是在俱乐部就一直用的?

金博洋:对,就不用花精力另外再想了。

主持人:在俱乐部两人常见面吗??

金博洋:因为我们的训练时间是错开的,我上午他下午,所以有见面但不是每天都能有机会交流。

主持人:那天结婚第一次见面知道是对方时会感觉尴尬吗?

金博洋望了望天:还好,毕竟还是比较熟的人,如果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应该会更尴尬吧。在俱乐部有时候休假我们也会一起玩儿的。

主持人眼睛亮了起来:约会么?

金博洋失笑:什么啊,没有没有,多数是约玩游戏。

主持人:那有没有想过要趁这次机会好好享受约会?

金博洋害羞地摇摇头:不太知道要怎么约会。

主持人:???博洋没有约会经历?

金博洋:跟朋友出去玩应该不算约会吧。

主持人:看来羽生君在博洋心里的地位已经不一样咯。

金博洋这才察觉自己不小心透露了什么,捂住嘴腼腆地咯咯笑。

字幕:恋爱经历为零的小可爱,真是让人担心啊

主持人:节目录制前两人有见面吗?

金博洋摇头:有好两三个月没见面了。那段时间刚好我回国了,他也回国了。

主持人:所以结婚第一天是两人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面?

金博洋:嗯。

主持人:看到是对方心里很开心吧。

金博洋笑着点头:嘻嘻嘻……我是很开心的,不知道他是不是。

字幕:还不敢确定对方心意的博洋小丈夫

主持人:我帮你问问羽生君吧。

金博洋连连摆手:别啊,别问。

主持人:怎么?害羞??

金博洋矢口否认:没有,反正你别问嘛!

主持人好笑:博洋酱是在撒娇吗??

金博洋诧异:我哪里像在撒娇了??

主持人:欸?我以为博洋在跟我撒娇呢,呵呵呵呵呵呵……如果博洋跟我撒个娇说不定我就答应你咯。

金博洋还是笑:我又不是羽生,我才不撒娇的。

字幕:咦?被吐槽(嫌弃?)的羽生丈夫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游乐园里,刚好碰到一群集体出游的小学生,熙熙攘攘地一下就把两人包围起来。

羽生结弦下意识地伸手揽住金博洋的…………臀部。

(此处应镜头特写2333)字幕:Skinship熟练的羽生丈夫

金博洋根本没察觉到有任何不妥,老神在在地四处张望。

“那个,冰激凌,天气热我们买那个吃吧!”金博洋指着不远处的冰激凌车。

羽生结弦顺着他手指认了方向,揽着人小心地避开一堆小朋友从包围圈里走出来,边往冰激凌车走边贴着金博洋耳朵轻声问:“要吃什么口味?”

“嗯……香草吧。”

“我喜欢草莓,可也想吃香草的呢,怎么办?”羽生结弦故作苦恼的样子。

“好办啊,我的分你一半吧。”

“那真是太好了,为了谢谢博洋,我的草莓也分你一半吧。”

“好的吧。”金博洋干脆地点头。

金博洋没有犹豫地接受让羽生结弦心花怒放。

一路笑眯眯地来到冰激凌车前,兴奋地跟售卖冰激凌的大叔打招呼:“大叔你好~我们今天结婚了,能给我们做两个超级大的甜筒吗?”

“欸?这位是……羽生君?”

“你好你好,我是羽生结弦,这位是我爱人,金博洋。”羽生结弦炫耀式地介绍起金博洋。

“哎呀结婚对象是博洋桑啊!你们很般配!”大叔看到金博洋后很是惊喜,嗓门都不自觉大了起来。

“呵呵呵……”金博洋不好意思地干笑几声,“你好你好,谢谢谢谢。”

“大叔认为我们很般配?”羽生结弦站搂着金博洋的肩膀站在他身后,歪着头笑眯了眼。

大叔看了眼同样笑眯眯的金博洋,连连点头,“光是从笑起来像月牙一样的眼睛来看,果然就是天生的一对啊~!”

“大叔真是太有眼光了!”

“什么啊!”金博洋不动声色地给了羽生结弦一个肘击。

羽生结弦一边手揉着肚皮一边手轻轻圈住金博洋的腰,依旧是靠在金博洋耳边,小声说:“甜甜怎么能打我呢。”

乍听到这名字让金博洋惊了一下,扭头瞪了他一眼,然后直视前方动作利落地給他们做冰激凌的大叔,语气凉飕飕地低声说:“你不是有腹肌么,刚才那一下算什么啊。”

“原来甜甜是嫉妒我有腹肌呀。”

“谁嫉妒你了,真是的,我才知道原来羽生结弦这么自恋的。”

羽生结弦好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地笑道:“甜甜不用嫉妒哦,我可以陪博洋一起练腹肌的哦。”

金博洋面带微笑:“不需要,谢谢。我有腹肌。”

话音刚落金博洋便听到耳边噗嗤一声笑。

“笑什么笑什么笑什么???”金博洋挣脱羽生结弦圈在腰上的手臂,面对面瞪着人,“有什么好笑的!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面对扭过头来看好戏的大叔,羽生结弦故作苦恼地耸耸肩,好像在说:对象闹别扭我能怎么办?当然只能哄着呗。

貌似看懂了羽生结弦表达的意思,大叔摇摇头失笑,年轻真好啊。

“干什么呢你?是觉得我在无理取闹吗?!”

羽生结弦连忙安抚,“没有!甜甜说的都对。”

金博洋狐疑地看着他,羽生结弦抿着唇笑得乖巧,还附带几个无辜的眨眼。

“记住,天总我,是个有腹肌的人。”

“嗯!甜甜有腹肌,以后谁笑你没有腹肌我帮你削他!”

金博洋瞥了一眼对面这明显口不对心的人,气鼓鼓地转过身去拿大叔做好的冰激凌。

跟大叔道了谢,金博洋边走边小声嘀咕,“还帮我削人,我看第一个该削的就是你自己!”说罢狠狠一大口咬掉一半冰激凌。

“欸,甜甜你别吃这么急嘛,不是说好要分一半给我么??”

“不给了。”

“欸??”

“哦对了,忘了跟你说,”金博洋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羽生结弦,“下个星期我就要冰演排练了,所以呢就暂时不能录制节目咯~”

“纳尼??”羽生结弦看向金博洋的眼睛里满是不情愿和难过,“博洋要丢下我跟别人玩么?”

“我那是去工作,不是玩!”

“可你肯定会跟其他人皮到一起的。”羽生结弦语气里充满了控诉。

“…………跟小伙伴一起玩我有罪是么?”

“当然不是…………”

“那你这表情你这语气是怎么回事?”我是勾三搭四了还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你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我只是不想跟你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嘛。”

“想见你就来啊,有谁拦着你不让你来了?”金博洋简直要暴躁了。

“博洋邀请我去吗??”

“…………你想去的话一堆的人排着队要给你塞VVVIP票吧。”

“可我只想博洋你邀请我呀。”

“好吧,”金博洋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现在正式邀请你羽生结弦先生,请一定要赏脸来看看我在日本的首场冰演哦。”

“嗯!甜甜给我准备你亲笔签名的票吧!”

…………这位大佬,你要求还真多。

字幕:不经意间达成的约定,真是一对情节进展神奇的夫夫呢




小黑屋の羽生结弦

主持人:羽生君是第一次惹博洋生气吗?

羽生结弦:结婚后第一次。

主持人失笑:可这也只是你们第一天结婚呐~

羽生结弦瞬间苦涩脸。

字幕:被忧愁围绕的新人丈夫羽生君

主持人:欸不对,羽生君刚才的话是指……难道以前常有?

羽生结弦眨着眼装无辜,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试图蒙混过关。

主持人笑笑,似乎也打算放他一马:对了,我们发现羽生习惯揽博洋的……臀部?

羽生结弦一脸认真点头:嗯对,博洋腰部很敏感,怕痒,搂腰的话他肯定会不让的。

字幕:羽生君对小丈夫十分了解呢

主持人:哦~原来是这样呢。羽生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呢?

羽生结弦:那年在芬兰小奖牌颁奖仪式的时候。

主持人:羽生君观察得很仔细呢。

像是想起什么来,羽生结弦爽朗地笑起来:呵呵呵呵……虽然他很努力地控制但还是被我发现了,可当时还在拍照,没办法我就轻轻地揽,之后再见面我就不搂他腰啦。

主持人:那博洋没什么意见?

羽生结弦:没啊,他都习惯了,只要不碰他的痒痒肉就没有问题。

字幕:原来已经是习以为常的skinship啊

主持人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两人之前经常像这样,嗯……搂搂抱抱?

羽生结弦一本正经的微笑:男孩一起玩打打闹闹不是很正常么。

主持人:羽生君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个意思哦。

羽生结弦笑而不语。

字幕:传说中的白切黑羽生魔王???



小黑屋の金博洋

主持人:博洋对skinship有负担么?

金博洋:看情况吧。

主持人:只要不碰到痒痒肉就行对吗?

金博洋:咦?你怎么知道的?

主持人不自在地清清嗓子:咳咳,网上查查都有写么。

金博洋点头:哦……

主持人:是这样,我们有看到网友留言,说很期待博洋这么可爱的人对着羽生君喊类似达令这样的爱称呢。

金博洋失笑:什么啊,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还达令,好肉麻!

主持人:欸肉麻?不觉得很甜蜜么??

金博洋连连摆手:别了,我怕刚喊出口我自己会先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字幕:可爱的外表下却出乎意料的是肉麻绝缘体??

主持人:两人以后会更轻松地相处吧?

金博洋:我觉得我们现在挺轻松的啊。

主持人:羽生君不是才惹你生气了么?

金博洋这才想起来,挠挠头傻笑:啊~那个,也不算生气吧,只是拌嘴,拌嘴。

字幕:夫夫间的小情趣?

主持人:以前有生过对方的气么?

金博洋:我是没怎么生过他的气啦,他是前辈,我怎么敢生他的气。

主持人:咦?是不敢?不是不会?

金博洋坐直身子摇头:不是不是,你别想多了。

主持人:那羽生有没有生过你的气呢?

金博洋仰头看天回忆道:嗯……我不知道那算不算生气,有段时间,嗯……我训练挺忙的,就……跟他完全碰不到面,他以为我故意避开他,就……有一天他脸黑黑地堵在我房门口,这算不算生气?

金博洋心想,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就是故意躲他的呢。

主持人:欸?羽生君生气是不是很可怕?

金博洋似乎心有余悸,连连点头:嗯嗯嗯!超级可怕的!

主持人:然后呢?

金博洋:然后?然后解释清楚就没事啦。

主持人语气失望:啊……还以为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呢。

金博洋失笑:什么有趣的事啊,以为我们会打一架?

主持人:至少也会吵一架吧?有没有吵架??

金博洋露出虎牙嘻嘻笑起来:你猜啊~

字幕:博洋酱又调皮了~



TBC






一个关于称呼的小番外

羽生结弦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金博洋对自己的称呼不再是Yuzuru而变成了Hanyu前辈。

等他发现称呼问题的时候金博洋已经连直播都不再主动邀请他出镜了。

看着宴会厅那头依旧在直播的小孩,羽生结弦有些失落。

是我魅力值减弱了还是小孩有了新的偶像?可他不是喜欢最好的吗?难道我已经不够好了?羽生结弦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金博洋对于直播时终于不再出现要求看“柚子”的留言很是欣慰。

这明明是我天总的直播你们却总是要看那家伙几个意思?而且,明明是你们要看的,到头来说我蹭热度?EXO me?好吧,你们求神拜佛让你们家柚子自己直播去吧。

天总霸气威武。



“今天依旧是吃播,想看的留下,不感兴趣地帮我分享一下哈,谢谢谢谢~”金博洋塞了大一口蛋糕,说话的声音含糊不清。

“天儿。”一旁的金杨拍了拍他肩膀。

“嗯?啥事儿?”

金杨把金博洋拉出镜头,凑到他耳边说,“看那头,你偶像今晚气压有点低哦。”

金博洋朝羽生结弦的方向看过去,这时候没人上去要合影,那人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整张脸晦暗不明。

金博洋捂住手机话筒,“你管的真宽,他气压低不低关你什么事儿啊,要关心旁边还有人家队友呢。”

“嘿,这不你偶像么所以跟你说一声么。以前你不是都跟人家互动来着,还上直播呢。”

“你都说了,那是以前。”金博洋在心里默默加上一句:以后不会了。

看着继续闷头往嘴里塞蛋糕的金博洋,金杨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这一个两个的都怎么了?




对于金博洋把对自己称呼从Yuzuru变成羽生这个问题,羽生结弦是在两人成为师兄弟后才有机会从金博洋口中得到答案。

“因为以前我以为Yuzuru是羽生的意思。”

好吧,羽生结弦脸上和蔼的笑容不变,“知道Yuzuru是结弦而不是羽生,然后呢?”

“???”然后,还有什么然后?金博洋莫名。

“知道Yuzuru不是羽生我就不叫啦。”

“为什么?”羽生结弦打破沙锅问到底。

“叫结弦不是那啥……我作为后辈叫你结弦不是太失礼了么。”你们日本人不是最在乎称呼上的礼仪么。

那时候金博洋认为两人的交情真心算不上亲密,不过就是在赛场上崇拜和欣赏的前后辈关系,脱离了冰场,两个人私下的交集几乎为零,所以叫Yuzuru感觉有点过了。

金博洋表面看起来懵懵懂懂,心里却清楚明白得很,不会不知轻重地自作多情,不会不懂分寸地越过界线。




成为师兄弟一段时间后,原本相安无事的交集从量变发展到质变,两人的相处模式终于发生了变化。

金博洋终于不再像以前那样面对羽生结弦时感到拘谨,羽生结弦口中的博洋也渐渐变成了另一个名字。

“怎么又叫错了,是天天,不是甜甜。”金博洋刚结束上午的训练,在俱乐部餐厅碰到了同样来吃午饭的羽生结弦。

“天天?”羽生结弦眼神无辜地重复。

“对。”金博洋喝了口果汁。

羽生结弦静静盯着金博洋运动过后白里透红的脸蛋,由衷感叹道:“甜甜的皮肤真好。”

“噗……咳咳咳!”金博洋被呛到剧烈咳嗽起来。

羽生结弦一脸担忧地给他拍背,“甜甜怎么这么不小心。”

是谁害的??金博洋只能在心里腹诽,再说他现在也没精力跟羽生结弦说理。

金博洋认命了,罢了罢了,甜甜就甜甜吧。

虽然莫名其妙又多了一个小名,可金博洋还是试图把这小名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

“大哥,跟你打个商量。你爱叫甜甜就甜甜吧,不过求你在私底下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叫行吗?平时还是叫博洋就好。”

羽生结弦欣然接受,愉快地点点头,“好的,甜甜。”




平时金博洋还是坚持叫他羽生,当然在只有自己的情况下,会偷偷地叫结弦。

不是Yuzuru, 是结弦,中文的结弦。

毕竟是个连自己中文名字都念不清的人啊,他应该没记住自己的中文名字吧。

所以这样就算不小心被发现了也不怕的。

反正他也听不懂不是?金博洋理所当然地这样以为。




发生让金博洋在私底下都不想念起这个名字的情况,是在羽生结弦又一次绯闻缠身的时候。

这次羽生结弦反常地没有立马澄清,跟绯闻对象照常互动。

这次是真的了吧。

金博洋面无表情地把手机里那个名为结弦的文件夹设了一个最长的密码,然后关掉手机。

过阵子如果把密码忘了的话,就把文件夹跟那人一起忘掉吧。

或者可以……再换一部手机?

还没等金博洋把密码忘干净的某一天,黑着脸的羽生结弦堵在了他房门口。

“为什么这几天躲着我?”

“我没有。”金博洋低着头否认

“没有?”

“没有。”

“看着我说话。”羽生结弦眉头紧皱。

金博洋从善如流地抬起头,目光诚然地看着他。

“这阵子每次一见到我你调头就走。”

“你想太多了羽生前辈,我只是训练太累了想回去休息,所以速度比平时快了点。”找个体面又冠冕堂皇的借口,天总我没在怕了。

“真的?”羽生结弦抬起手,干燥温热的掌心轻轻贴上金博洋的颈侧。

“嗯,最近新节目改步伐,我磨合的不是很好。”

“以后不许再躲着我,我会难过的。”

感觉到羽生结弦贴在颈侧的手开始摩挲起自己的皮肤,金博洋生生忍住了打颤的冲动。

金博洋甚至有种错觉,下一刻这人的手会缓慢而又坚定地掐住自己的咽喉,直到自己死在他手中。

暗暗嘲笑自己丰富的想象力,金博洋微笑着点头,“…………嗯,我明白了,我会注意的。”

可不躲着你,我才会更难过啊,羽生结弦。

“总之,让羽生你误会真是对不起,以后不会了。那么,我现在可以进屋了吗?”

羽生结弦让开了门口的位置,金博洋打开门后羽生结弦跟着他一起进了房间。

“甜甜,今晚打游戏吧。”我要把浪费的这段时间全部拿回来。

金博洋不禁苦笑,一点尽情地难过的时间都不给我么,羽生结弦?

“…………好的,前辈。”




之后在节目里金博洋不小心喊出的结弦哥哥这个羞耻度爆表的称呼,似乎打通了羽生结弦那根名叫恶趣味的经脉。私底下时不时总想着办法让金博洋叫自己结弦哥哥。

然后我们最常看到的情景就是,金博洋一副心力交瘁的可怜模,对着闪着星星眼的羽生结弦喊出那个令大魔王兴奋至极的称呼。

金博洋看着他缀满星星的眼睛,心里是带着心酸的满足。

也只有在节目里才能像现在这样毫无顾忌地叫你结弦吧。节目结束后,我还是你口中的甜甜,你依旧是我的羽生前辈。

我会好好享受好好珍惜这段梦寐以求的日子,也希望到了你真正结婚那天,不要忘了你曾经跟一个名叫金博洋的人经历了一段婚姻生活。

虽然婚姻是假的,但我对你却是真的。

我爱你啊,羽生结弦。

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吧,这个名叫金博洋的人在一段假象婚姻里真的爱着你。




番外END

评论(2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