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喜欢~

我的对象是水牛(小甜饼一发完)

世界大和谐背景😂

地理距离什么不存在的

取名废材 高能OOC预警

哭唧唧撒娇牛x宠牛狂魔天

不要怀疑是柚天柚天柚天!!!

勿升真人勿转出lofter

欢迎捉虫 望食用愉快~




脸上挂着别有用心的笑,米沙端着一盘小蛋糕出现在只有金博洋的休息室。

“天天要不要尝尝?”

正低头解鞋带的金博洋抬起头,看了眼跟在米沙身后的羽生结弦,懵懵懂懂地对着米沙点点头,“好啊。”

吃下第一口。

“味道怎么样?”米沙迫不及待地看着金博洋。

“………………”金博洋告诉自己勇敢地咽下去,“米沙,我jio得你的厨艺还有巨大的上升空间。”

“哦,明白了。”米沙挑了挑眉扭头看了羽生一眼,憋着笑点头,“就是跟难吃嘛。”

金博洋从他的语气里闻到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和看好戏的味道。

面色和煦羽生结弦表情一秒破功,黑了一张俊脸,“真那么难吃?”

“???”金博洋满头问号看向米沙。

“哦,忘了跟你说说,这蛋糕,”米沙指指羽生,“他做的。”

“………………”请问如何让被自己伤了自尊的偶像开心起来,在线等,好吧……来不及了。

牛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牛哥,以后在家我做饭吧。”沉浸在自我检讨中愣神的金博洋一个嘴秃噜把平时没胆儿说的话说出来了。

面对羽生瞬间惊喜,米沙刹时惊讶的眼光,金博洋呆呆地眨眨眼,怎么了这是?

“博洋这是说喜欢我要跟我在一起吗??”

听到羽生雀跃地声音金博洋才意识到刚才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笑容僵在脸上:妈妈请带我回家,我不要待在这儿。

不怪金博洋僵化,要知道这时候金博洋和羽生还只是单纯的前后辈师兄弟关系呢。

金博洋有贼心没贼胆,只有戈米沙知道他对羽生的心思。平时有事儿没事儿就在米沙面前嗷一嗓子,我偶像太特么帅了!我爱他一辈子!

每次嗷嗷叫完后总是得到米沙毫不留情的嘲笑:有本事去告白啊!

妈的,这下变相告白了。金博洋捂住脸,让我静一静:不过……他应该听不懂吧?应该吧?肯定听不懂!

“天天什么时候搬过来呢?或者我搬过去也是可以的。”羽生结弦笑眯眯地看着对面没脸见人的小孩。

啊,终于在26岁之前等到天天的告白了呢。

见鬼的听不懂!金博洋忍下了哀嚎的冲动。可是!羽生结弦请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我喜欢你那头去了呢?!

真是可怕的理科男思维。

金博洋缓缓捂住了脸。

“好了天总,以后我就不用充当你的恋爱树洞了,你们领证的时候可别忘了我的大红包。”

“虽然我还不清楚红包是什么,但是还是要谢谢你米沙。”羽生结弦看了眼依旧面红耳赤没脸见人的金博洋,拍拍米沙的肩膀,微笑,“同时我代表我家天天谢谢你。”

这就……成一家人了?戈米沙看到对面捂着脸的金博洋直接蹲了下去,把脸严严实实埋在胳膊里。

米沙扭头看向羽生:这位大佬你不要这么自觉好不好,好可怕的。没看到你家迷弟都快埋到地里了么。

“额……能成就一段绝世姻缘是我的荣幸。”米沙朝成鸵鸟状蹲着的金博洋努努嘴,眼神示意羽生:你家小孩不好意思快自燃了,你自己解决。

羽生笑眯眯地点点头,比了个OK没问题的手势。

等米沙走了之后,羽生结弦一声不吭地在金博洋面前蹲下,抱着腿撑着头静静看着小孩头顶的发旋。

靠,脚麻了。慢慢冷静下来的金博洋侧耳听了听发现周围已经安静下来了,以为人都走了就慢慢抬起了头…………

“嗨,天天终于肯抬起头了呢。”面前的羽生结弦朝他轻轻挥挥手。

金博洋被这近在咫尺的脸吓了一跳,往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慌张地往四周望了望,绝望地发现只剩他们两人了,米沙走了。

简直欲哭无泪。

“天天。”羽生结弦伸手想要把人拉起来,金博洋一个抬手制止,“别动!你别动,别别别别过来。”

羽生马上换上委屈巴巴地眼神,用着可怜兮兮的语气说,“天天讨厌我吗?”

“我我我我怎么可、可能讨厌你!”金博洋立马否认。

羽生结弦对于这个回复非常满意,一脸赞许地点点头。

“虽然天天这样很可爱没错啦,不过我们在一起以后博洋还这么害羞是不行的哦。”

闻言金博洋懊恼地抱住头,自暴自弃地低吼道,“羽生结弦你到底明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别开玩笑了好吗!”

“博洋怎么能认为我在开玩笑呢?我对博洋说的每句话都不是开玩笑的。”

“…………”金博洋仍旧埋着头不止如何反应。

“博洋是在纠结什么?”

“……不是,只是……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我?”

羽生结弦一下笑出声,抬手摸了把金博洋毛茸茸的脑袋,“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嗯?”

“当然是因为……你是羽生结弦啊。”金博洋抬眼偷偷看了眼羽生。

“那就对了嘛,我喜欢你,因为你是金博洋啊。”






两人在一起后,原本在金博洋心里羽生结弦完美高大形象迅速崩盘。

仙男跌下神坛。

米沙在冰演后台悄悄给金博洋打电话。

“喂,天总。”

“怎么了,米沙?”

“你家牛哥又……”

金博洋跳起来,“怎么他又受伤了?!”

“不是,你先别激动,你家牛哥又哭了。”

“哦。”金博洋瞬间冷漠,“他哭唧唧不是常事么,打电话給我干嘛。”

“这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人躲在休息室里好久了,门反锁。”

“所以……你想我怎么样。”

“你还是过来一趟吧。哦,顺便问一句我们一直疑惑的事,那家伙出了那么多汗怎么还有那么多眼泪?脸上都分不清是泪还是汗了,就他那小身板哪儿来那么多水份啊?”

“emmmm……可能他是水牛吧。”

“…………你这么聪明你家牛哥知道么?”

“他当然知道的,可我不介意你再告诉他一次。”




金博洋赶到冰演场的后台时,几个关系比较好的还等在休息室门口,看到他来了松了一口气。

“那就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了,累死个人。”米沙对着休息室大门喊道:“羽生,你家天天来了,再不开门我带他走了!”

等了会儿门还是没开,好吧,估计以为我们诓他呢。

“你们骗我,天天还在逛街呢!”

猴爹一脸忍俊不禁地笑起来,“我们羽生让你见笑了,这家伙越来越娇气了,往后还请你多担待。”

要不是手上提着东西,金博洋都想把脸捂上了,羽生结弦你特么够丢人了。

强装镇定地摆摆手,礼貌又恭谨地微微鞠了一躬,说,“前辈别这么说,说起来见笑了,我觉得很大一部分责任在我。”说着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宠的。”

已经不想再听下去的米沙没好气地推了推他示意他表示表示,“朝里面吱一声吧你。”

金博洋无奈,清清嗓子出声朝休息室门口唤道,“羽生结弦,再不开门我就不等你自己去吃饭了。”

没到三秒钟门就开了,眼眶通红的羽生结弦委屈巴巴地盯着金博洋。

金博洋叹了口气,把购物袋均到一边手上,走过去把人往里牵。

羽生结弦在椅子上坐下,金博洋放好了东西就把他的脑袋搂过来按在怀里,被抱住的羽生立马钻进金博洋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不撒手。

金博洋摸了把怀里人汗涔涔的头,金博洋语带嫌弃,“又哭又哭,丢不丢人啊。”

闻言羽生结弦撒娇似的在他衣服上蹭了蹭,金博洋马上嚷道,“哪儿来这么多眼泪啊真是!别哭了啊喂!听到没有?天总我限量款的衣服啊!别又给我整报废了!”

金博洋话一说完羽生结弦更委屈了,埋着头闷声抱怨,“天天都不关心我。”

金博洋一个白眼,“对,我不关心你,米沙一个电话我急匆匆跑过来接某人回家就是吃饱了撑的。”

“天天别凶我,不要离开我。QAQ”

“???”我哪里凶了??金博洋一脸懵逼,我不就是跑去逛街没看你冰演么,至于委屈成这个样子么。

羽生结弦继续在他怀里拱啊拱,“他们都是坏人,不让我们在一起,一个个不是挡着我不让我去找你就是帮着你逃离我身边。”

“????”金博洋更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等等,金博洋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扭头瞄了眼在门口的围观群众,似乎觉得丢人,低下头凑到羽生耳边小声问,“…………你这是……又看了什么虐文了?”天知道这位神人明明在冰演怎么就惦记起了虐文了。

羽生结弦的回答是把眼泪蹭到金博洋衣服上。

金博洋额头青筋一跳刚要爆起,突然想起自己那件还在中国没带过来,今天穿的这件是羽生结弦的。

“嗯……”金博洋一脸温柔地抬起手,揪起身上的T恤往羽生脸上擦,“来,我给你擦干净,别毁了你的公众形象。”

“天、天天天!”羽生使劲挣脱金博洋的魔爪,抬起一张苦兮兮的脸,“太用力啦,痛。”

金博洋定睛一看,还真是,脸被擦得都泛红了。朝羽生无辜地眨眨眼,低下头在那人脸上亲了一口,“对不起啦因为太爱你所以下手重了。”亲完嘟起嘴给他呼了几下,“这下痛痛飞走啦~”

这下羽生结弦笑了,乖乖巧巧的,“这是天天的魔法?”接着笑容变得腼腆起来,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金博洋,“那……天天再来一次可以吗?”

金博洋似乎听到身后传来的阵阵窃笑声,顿时脸一红,低头看到眼巴巴等着自己再一次施展“魔法”的羽生,恼羞道,“这么多人看着呢!给你自己保留点形象好吗?”

撒娇牛不依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他们重要还是我重要?!”

在一起这么久,已经知道羽生撒娇起来什么德性的金博洋翻了个白眼选择妥协,“当然你重要。”

“那就再来十次呼呼我们就回家。”羽生扬起甜甜的微笑。

“……一次。”金博洋面无表情。

“五次。”羽生结弦噘嘴。

金博洋摇摇头,“三次,不能更多了。”

羽生结弦犹豫了下,“好吧。”

金博洋往自己身后撇撇头,跟羽生示意:后面那么多人看着呢,处理一下。

羽生结弦听话地伸长脖子,越过他肩头直勾勾地看向门口,一声不吭。

被羽生大佬略带阴郁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本来打算看一出现场版偶像剧的众人一哄而散。

羽生大佬很满意。

“呐天天,现在可以了么。”

“真不知道你几岁了。”金博洋嘟嘟囔囔地吐槽着,俯身在他额头上大大的啵了一口,呼了几下。

“这里这里,这里痛。”羽生指指自己的左脸。

金博洋便同样在他左脸上亲了一口又呼了几下。

“最后是这里。”羽生结弦朝他嘟起嘴。

“…………”金博洋咬着牙双手夹住他的脸把羽生嘟着的嘴完全挤成金鱼嘴狠狠亲了一口,才故意挑着眉摇着头叹息,“你看这个模样我都能亲下去,我是有多宠你。”

羽生结弦想笑可是脸被金博洋把持住笑不出来,只有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看得出他有多喜悦。

“天天~”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金博洋挑眉,怎么?土味情话上瘾了?

“什么?”金博洋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你肚子饿的声音哦,咕噜咕噜的,刚才我都听见了。”

“…………所以,你还要继续撒娇吗?还不换衣服吗?想要饿死我吗?”

“那天天我马上换衣服,你等等哦,一下子就好。”

“等等。”金博洋弯腰在那一堆购物袋里挑挑拣拣,“穿新衣服吧。”

“天天刚才是去买衣服?”

金博洋点点头,“给你买的。”

“那你的呢?”

“买了买了。”

“是情侣装么?”

“是的是的。”

“天天就是天使~”

金博洋摊手耸肩,“可不就是天使么,来拯救你的私服审美了。”




END

评论(1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