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喜欢~

二师兄你好(一发完)

勿升真人x10086

什么虐恋情深破镜重圆统统不要!

现在不吃小甜饼什么时候吃!

属于日常片段吧😂

码的有点急不知所云
欢迎捉虫~




盼天盼地羽生结弦终于盼来了金博洋来加拿大的日子。

金博洋刚到蟋蟀训练那阵子,羽生结弦只要没在训练就会笑眯眯地站在金博洋起跳位置那头的场边。

一开始金博洋没在意,可偶像长时间持续此种行为的时间长了,金博洋就有些慌了。想着要不要跟教练商量改变一下起跳点,至少不要离场边那么近。

好吧,离那人不那么近。

被队友委以重托的车俊焕犹犹豫豫地滑到羽生面前,纠结了片刻,问:“前辈,你老站这里干嘛呢?”

“我在表达队友爱呀。”

“What ?”

“博洋刚来,应该还不习惯蟋蟀没有挡板的场地。”

“So ??”

“以防万一博洋跳跃失败飞出来,我站在这里就接住博洋啦。”

“真是……体贴入微呢。”车俊焕礼貌而不失的微信,“可是师兄,以前我刚来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照顾我啊……”

羽生结弦同样保持微笑上下扫射一圈车俊焕的体型,“小车,等你师兄我哪天练成普皇前辈的块头再研究接不接得住你。”

无形中被伤得体无完肤的车俊焕同学,倒地。





本以为成为师兄弟关系后,两人的来往会变得更亲密,可羽生结弦却忧愁地发现,小迷弟在他面前还是一如既往的拘谨啊。

即使多了一层师兄弟的关系,博洋似乎还是没法对我亲近起来呢。

羽生结弦苦恼地撇撇嘴,对费尔南德斯说:“我们一定要在博洋面前竖立起好前辈的样子。”

…………你确定你要说是我们?

“所以……羽生师兄说的好前辈样子就是像孔雀一样开屏?”车俊焕愕然地看着场上搔首弄姿的羽生结弦。

果然是我太年轻了么?

“虽然你的形容过于直白,但是………不得不说非常形象。”费尔南德斯挠挠上挑的眉尾,“不过……显然那小家伙并没有get到孔雀之王的魅力。”

车俊焕视线立刻锁定场上那只懵懵天。

只见金博洋目不斜视地进行基础滑行,只有在两人滑行轨迹有冲突时避让一下,其余时间一星半点的眼神都没有分给正在卖力演出的某人。

其实不是金博洋淡定,实在是每次跟羽生结弦同场比赛时的赛前训练羽生都是这样的表现,以至于金博洋以为这就是羽生结弦赛前训练的常态。

看到自家师兄肉眼可见地萎靡了下来,且盯着金博洋的眼神满是惆怅,车俊焕忍不住同情心泛滥。

“师兄真可怜。”

“请收起你这残忍的同情心,亲爱的车。”费尔南德斯挑眉,好心劝道:“天知道,以后可怜的恐怕是我们。”

此时还懵懂无知的车俊焕并没有真正理解大师兄这句话,当他用血泪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伟大真理时,蟋蟀俱乐部的狗粮已经按吨配发了。






“博洋~”

金博洋闻声回头,刚好看到羽生结弦滑着鲍步停在自己身边。

“羽生前辈。”

“博洋以前不是直接叫我羽生的么?”

“啊那个,确实是这样的,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很失礼。”

“不会不会,这样更亲密。”

“嗯?”

“啊,我是说亲切。”

“羽生的中文进步好大。”金博洋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可爱得紧,这让羽生结弦也跟着心情舒畅起来。

好想摸一摸天天的虎牙哦。

羽生结弦犹豫片刻,问道:“博洋觉得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啊?”金博洋有些懵,怎么是问他呢?这个问题不应该是去问教练么?

金博洋不动声色地瞄了眼场边的教练,又仔细研究了会儿眼前这位大佬的表情,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后才小声说道:“羽生的表现当然很好啊。”

“真的是这样么?”羽生结弦认真地确认。

“嗯。”金博洋用力点头。

“那为什么……博洋没有看我呢?”

“哈?”看你?虽然观摩大佬练习也是一种学习进步的方法,可最重要的还是要我自己练习啊,光看你就能提高我自己的么?

“那个,我要训练啊,没办法总是看你的……不过我私下有看你的比赛录像,羽生的表现真是太完美了。”金博洋怕自己理解错误造成尴尬的局面,所以回答的时措辞小心谨慎。

“我不是你从小的对象么?”

“哈??”金博洋这下目瞪口呆彻底懵逼了。

什么玩意儿?对象?还从小的??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么早就跟我处对象了???童养媳么????

啊呸童养媳什么鬼!这都什么跟什么!金博洋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是博洋自己亲口说过的,我是你从小到大的对象。”

“…………”我亲口说过的?从小到大……金博洋脑子里灵光一现,“等等,你想说的是偶像吧,idol?”

羽生结弦兴奋地连连点头,金博洋却只想扶额:多么可怕的中文造诣。

“老大,那叫偶像,不是对象。”金博洋哭笑不得地解释。

“老大?这是什么?那对象又是什么意思??”羽生.学霸.好奇宝宝.结弦眨眨眼。

“额……”这下可麻烦了,怎么跟他解释老大的意思和语境?

“这个……我想可以以后再跟你解释,教练在盯着我们了。”金博洋悄悄指了指教练的方向。

羽生结弦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刚巧看到奥瑟在朝他笑,这下他信了金博洋的话,便也不再继续纠缠,又跟金博洋聊了两句就滑走了。

金博洋继续练习滑行,每次只要快跟羽生结弦的滑行轨迹重合时总是主动避让。好几次那唯恐躲之不及的姿势都让围观群众忍俊不禁,同时又毫不留情地心疼(嘲笑)羽生结弦一把。





时间不急不缓的溜走,金博洋慢慢适应了新环境,跟大家的相处也渐渐变得轻松自在起来。

这天是本周最后一天练习,第二天是休息日,一帮年轻人忍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快结束训练时便开始商量着明天的出行活动。

金博洋跟车俊焕围着场边溜达,交头接耳地交流着什么。已经下冰了的羽生结弦看了眼觉得应该没自己什么事就想收拾自己的东西。

刚转身就听到身后金博洋的声音,“柚子露!”

羽生结弦闻言立马转过身来,就看到一只博洋朝自己飞奔而来的,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准备迎接。

“二师兄!”金博洋话一出口自己就被逗乐了。偶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真的比沙师弟的二师兄帅。

虽然不知道为何金博洋突然变得如此热情又突然笑得那么开心,羽生结弦还是挂着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前进两步把人接住了。

“牛哥!”金博洋堪堪在冰场边上停下,撞到羽生结弦准备好的的怀里,刚站稳就迫不及待地笑眯眯地看着羽生结弦,“牛哥。”

“嗯?”羽生结弦实在不明白刚才的“二师兄”和现在的“牛哥”是什么意思,但能确定的就是肯定是在叫自己。

“这是博洋对我的昵称么?”

“啊?哦~哈哈哈哈是你的中国粉丝对你的昵称。”金博洋依旧笑眯眯的解释。

“听起来挺有趣的,博洋能告诉我是什么意思么?”终于享受到了以往礼貌疏离的新晋师弟的“投怀送抱”,羽生结弦紧了紧手臂问到。

今天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的金博洋,似乎对羽生结弦相处格外放松和亲近,要知道这样抱在一起聊天的行为以前的金博洋是做梦都不会让自己梦到的。

“改天再告诉你,”金博洋想起自己的目的,“明天我们一起出去玩!”

“我们?”羽生结弦挑眉。

“嗯嗯,你,我,大师兄,小车,梅娃。”

羽生的眼神几不可察的暗了暗,隐隐透露出些许失望,笑容也不自觉地淡了下来,“去哪儿?”

“我请你们吃火锅好不好?”

“为什么?”

“不为什么啊……”本来满心欢喜以为羽生会一口答应的金博洋愣住了,瞄了眼羽生结弦消失了大半的笑容,以为自己唐突的行为给他造成困扰,金博洋略显尴尬地笑了笑。

这时又才发现两人还在抱着,金博洋抬起手摸摸鼻子,站直身子微微脱离了羽生的怀抱。

“抱歉,明天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如果打扰你真的抱歉。”说完话的金博洋发现这人的手依旧圈在自己腰背上,一只手还往下滑了滑……

…………好像又被偶像摸到屁股了。

偶像一定不是故意的。金博洋熟练地为偶像人设挽尊。

“那个……羽生明天如果没空就算了,我们下次单独再约吧。”似乎又觉得这样说话有失妥当,金博洋又加了一句,“当然,是在不打扰你的前提下。”

“天天说什么呢,”羽生结弦又一次收紧了刚才随着金博洋站直身子而略微放松的手臂,“天天第一次请客我当然要去。不过,天天说下次单独再约还是要作数的哦。”

“哦,当然作数。”金博洋愣愣地点点头,“那……你明天真没事?”金博洋生怕他善解人意的偶像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才答应的。

“有事的,就是陪天天啊。”羽生结弦笑眯了眼,“天天来了一段时间了我也没好好尽到师兄的责任陪陪你呢”。

其实只有那次小奖牌仪式上听到这人叫过自己天天,其他碰面的场合叫的都是博洋,以至于突然从他口中再次听到自己的小名时让金博洋一时有些难为情。

脸控制不住地开始发烫。金博洋自己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谢谢牛啊不,谢谢你哈羽生。”金博洋觉得身上也开始发热了,一定是抱太久了。发现偶像似乎没有松手的迹象,金博洋觉定自力更生脱离现在的窘境。“那个,羽生你先松松手呗。”

这次羽生结弦如他所愿的松了手,可随即却又抬起手揉了揉金博洋那头乖毛,“我很开心,天天能跟我亲近,之前我还以为天天讨厌我呢。”

“怎么会……”被羽生的眼神和摸头杀弄得脸更热了的金博洋喃喃的开口,“那个……你是我偶像么,对偶像怎么能太随意呢。”更不能随意上下其手。

“哈哈哈哈……天天真是可爱。”终于重拾信心找回偶像优越感的羽生结弦大大松了一口气,原来博洋不是讨厌我,可能,也许,应该更多是……喜欢我?

虽然这点有待确定,可羽生结弦还是对目前的发现十分满意的。

“我很乐意天天跟我亲近,天天愿意么?”

“当然愿意啊。”金博洋忙不迭地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羽生结弦笑的开心,“以后请不要对我客气,把我当哥哥也可以哦。”

“好的,牛哥。”皮皮天突然上线,如愿看到瞬间懵逼眼的羽生大佬,博洋小迷弟表示皮这一下真的很开心。






TBC

评论(15)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