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喜欢~

【柚天】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番外)

说好的番外……但是貌似写成的正文的续😂
我保证下篇番外只有甜甜的谈恋爱(扶额😂)
幼儿园的文笔贫乏的语言描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OOC BUG是我家的
为了剧情需要这里就先不存在语言障碍了
╮(╯_╰)╭
勿升真人圈地自萌
鞠躬!

————————♥♥♥————————

被偶像告白又在偶像面前表演了平地摔后,金博洋连滚带爬地躲到自家教练身边。听到那头的羽生结弦欢快的笑声恨不得钻到冰面里。

真够丢脸的!

好不容易等到羽生结弦到场边休息了金博洋才在教练忍俊不禁的眼神里上冰练习。一边要专心练习,一边又要不动声色观察着羽生结弦的动静,结果一不小心又是一个平地摔。

刚在冰面躺平的金博洋果不其然又听到了羽生结弦放肆的笑声,自暴自弃地不愿爬起:靠,怕不是假的告白吧,哪儿有看到喜欢的人摔倒笑那么开心的?

这头的羽生结弦边笑还边在教练面前模仿起了金博洋摔倒的动作,皮得不行。教练无奈又宠溺地看着他笑,“还笑?再笑小迷弟躲得更远了。”

羽生结弦立马正经脸更正:“是男友,小男友。”一本正经地模样让两位教练双双无奈摇头轻笑。

羽生结弦回头看到小孩儿已经从冰面上爬起来了,打着转回到教练身边求安慰。

“咋啦?”许兆晓问。

“磕后脑勺了。”金博洋撇撇嘴。

“又不是第一次摔怎么还没经验呢。”许兆晓好笑地调侃了下疼爱的小徒弟,抬手给他揉起了后脑勺。

“…………”这位怕不是个假教练吧。金博洋哀怨地看着许兆晓,“教练你变了……”

“哈哈哈哈……傻孩子,待会儿可别再摔了,今天队医出门逛街去了,伤了可没人理你。”

“…………”金博洋觉得今天世界对他极其不友好。

磕磕跘跘结束了练习,戈米沙又凑到了金博洋身边。

“你们到底咋样??”

金博洋被戈米沙眼里熊熊燃起的八卦之魂惊到了,“就、就没咋样啊。”

“???没咋样到底是怎样?”

“我……我不知道哇,我跑了……”金博洋心虚地低下了头。

“…………Are U kidding me?”

“米沙,我觉得好可怕啊,啊不对,我觉得今天整个世界都好可怕。”

“……你不会还在梦游吧金天天。”

“可能吧,一直崇拜仰望着的神一般存在的偶像,突然笑眯眯地跟你说喜欢,一点儿都不真实好吗!”

“可这就是事实。”戈米沙耸肩。

“不过……”

“不过?”

“我不能因为他是我偶像就毫无原则地答应。”金博洋严肃脸。

“???”

“你看就他这样,刚跟人表白转头就嘲笑表白对象的人,怎么能有底气说出26岁结婚的话?怎么能?!”金博洋认为自己说得十分在理。

“这……”戈米沙无法反驳。

“多亏我是男孩子,要是换成女孩子还不躲厕所里哭去啊。”金博洋振振有词。

“额……”戈米沙心说你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吗金天天同学。

“是吧是吧,连你都没法帮他圆场了。”金博洋一副别挣扎了你也是这么认为的表情。

“也许……他只是选择另一种表达方式?”

金博洋白他一眼,“小学生么?还带扯女生辫子咋地?”说完一脸嫌弃地摇摇头叹了口气:“就他这样的钢铁直男心,能在40岁前结婚都不错了。”

你特么在逗我玩儿么金天天,直男能看上你?“你怕不是想让你偶像孤老终生。”

“怎么可能?那么多人喜欢他想跟他结婚的人怕不是要从日本排到加拿大去,怎么可能孤老终生!”金博洋一副你脑子没病吧的眼神看着戈米沙。

“我眼前就有一位不想跟他谈恋爱的人啊。”戈米沙表示心累,面无表情地想弃天而去。

“欸欸欸你别走哇。”金博洋一把把人拉回来,“我……我也不是说不想跟他,那个,谈恋爱,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嘛。”

呵呵,男人。在爱情面前都无师自通口是心非。

“好吧,我觉着吧不管怎么说,先不管你答不答应别人的告白,一声不响就跑掉是种挺失礼的行为你说是不是?”

金博洋抿着唇点点头,“你说得对,那待会儿练习时间结束了我去找他说说。”

“说说?说什么?”

“就说说啊。”金博洋一脸无辜。

OMG,戈米沙忍住想要扶额的冲动,“所以你现在到底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啊?”

金博洋依旧一脸无辜,眨眨眼,“我也不知道哇。”

“…………”戈米沙表示心累。

一路想着怎么跟羽生结弦解释自己对他的崇拜敬仰和喜欢但是突然成为恋人一时冲击太大请求允许缓冲非常抱歉的心情,金博洋忐忑不安地来到日本休息室门口,抬手刚要敲门却听到了屋内传出羽生结弦语气轻松的声音:“我的迷弟应该有很多吧,不止Boyang选手一个。”

本来就忐忑不安摇摆不定的金博洋这下彻底怂了,抬起的手垂了下来,盯着门板想:他说的是事实啊,他是这么优秀,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羽生结弦,迷恋他的人太多太多了,我也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所以告白也只是逗我玩的,是假的吧。

道理我都懂,可怎么还是会难过呢。金博洋皱着眉握紧拳头骂自己没出息,难过什么啊金博洋,人家对你说喜欢的时候你不是还跑了来着现在搁这儿难受个什么劲儿。

道理懂了就要接受,这么大个人了再难受都得受着。

金博洋挠挠后脑勺,走了走了,继续做迷弟去,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担心没有负担多轻松。

转身还没走出两步就碰上了刚回到休息室门口的宇野昌磨。

宇野昌磨:“博洋选手是来找羽生前辈的吗?”

羽生结弦四个字成功让金博洋破功,眼眶一下就红了,压着嗓门回道:“没有,不是,我只是……路过。”

果然网上说的是对的,羽生结弦你就是个大骗子,仙台大骗子,什么喜欢都是骗人的,再也不要你做我偶像了。

没理会不明情况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的宇野昌磨,金博洋眼里含着两泡泪委屈又伤心地扁着嘴走了。

过了会儿休息室的门打开了,羽生结弦从门里探出头来,只见宇野昌磨一脸不解地盯着走廊那头。

“宇野君?”

“那个……前辈,刚才博洋选手……”

“博洋?”羽生结弦眼睛一亮,“博洋在哪儿?”

“额……已经走了。”宇野昌磨觉得有必要把情况说得再详细点,“哭着走的,看样子好像伤心极了。”

羽生结弦先是眨眼表示不解,随即恍然大悟后又着急起来。

“他往哪走了?!”

宇野昌磨发誓从来没见过前辈用如此慌张和着急的语气说话。

“那边……”宇野昌磨指向走廊另一头。

这时金博洋已经拐弯了所以羽生结弦什么都没看见,抬起腿追了上去,拐了弯就看到中国队休息室的大门刚关上了。羽生结弦走过去敲门后等了片刻也没见有人开门,附耳门上也没听到里面有动静。

难道是我眼花了?羽生结弦自我怀疑,随即又马上否定了这个猜想。不可能,我是近视可还没瞎。伸手扭了下门把手发现被反锁了,犹豫了下决定拍门,“博洋,开开门。”

休息室里刚换完衣服的的金博洋吓了一跳,原以为是教练忘了东西回头拿,刚要走过去开门就听到了羽生结弦的声音。

“什么情况?他来干什么?”金博洋小声嘀咕,一时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不该去开门。

想着想着金博洋又开始神游,站久了觉得累了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抱着脑袋继续发呆。

“天天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吧。”

金博洋充耳不闻。

“天天你怎么了?”

金博洋岿然不动。

“金天天金天天……”

“没有金天天,只有银天天。”金博洋一个没留神回了话,说完才后知后觉地一把捂住嘴,完蛋了,我怎么出声了!

“天天开门,再不开我叫工作人员开门咯。”

还工作人员?这么厉害怎么不把门炸了?金博洋撇着嘴暗自腹诽。

羽生结弦说完这句话没多久就看到门打开了……一条缝,金博洋铁青着脸通过门缝看着他,“前辈什么事儿?抱歉刚才不小心睡着了。”

羽生结弦挑眉,前辈?前辈两个字从天天嘴里说出来好可怕。怎么办?天天好像不要我了(´△`)

“天天怎么了?不要你的羽生了吗?”羽生结弦苦着脸装委屈。

“请前辈别说胡话,前辈又不是我的。”金博洋垂下视线。

“难道天天是属金鱼的?这么快就忘记我的告白了?”

“可能是吧,反正都是姓金的。”金博洋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整个人都蔫蔫的。

“天天忘了我可没忘哦,天天还没回应我呢。”

金博洋抬头皱着眉不解地看着他,“你想我怎么回应?作为你众多迷弟迷妹中的一员我很荣幸,以后我会继续以后辈和冰迷的身份支持前辈,perfect?”

“呵呵呵……”羽生结弦出乎意料地轻笑起来,而且还有越笑越大声的趋势。金博洋恼羞成怒地瞪着人,后退一步想关上门。

羽生结弦眼疾手快一把抵住门然后凭借灵活的身姿顺势挤进了休息室。

“天天不乖哦,不开门就算了还想把我锁在外面。”

“我乖不乖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还有大把的迷弟迷妹。”

“呵呵呵……天天果然是听到了。”羽生结弦笑眯眯看着金博洋。

“对我听到了,所以我也不用回应你什么了吧。”金博洋现在恨不得一把糊住这人洋洋得意的笑脸,真可恶。

想是这样想,可毕竟是粉了这么多年的偶像,又是冰坛的不二王者,金博洋自认为还没有这个胆子去“犯上”。

“那天天肯定没听到我以后的话吧。”

闻言金博洋不解地看着他。

羽生结弦笑意盈盈,用他那修长的手指指向自己的心脏,“可是用这里喜欢的人,只有天天一个哦。”
“…………”心……跳得好快,快不能呼吸了。那沉稳又温柔的眼里似乎带着光,温暖又惬意,吸引着金博洋一步步靠近,一步步走进这名叫羽生结弦的温柔港。

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骂自己不争气了,可他还记得让自己不争气的罪灰祸首就是眼前这个人。金博洋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你……是在逗我玩儿……吧。”

羽生结弦都要他逗笑了,哭笑不得地把人揽过来,“以后逗你的机会多了去了,这次先不逗了。”

“听好啦,不开玩笑的,我喜欢你,金博洋。”羽生结弦抬手撸了把小孩儿温顺的刘海,“所以,不管是金博洋金天天银天天还是皮皮天,请你答应跟我交往吧。”

“啊,或者可以说,跟我处对象吧。”

“…………”这熟悉的东北大渣子味儿让金博洋虎躯一震,目瞪口呆地看着人,“这……你从哪儿学来的啊?”

瞬间仙界大白鹅坠落凡尘变身农场大白鸭再来一段嘎嘎嘎有没有!

“米沙教我的,他还夸我发音非常标准哦。”羽生结弦忍不住地点头,对自己的语言天赋颇为满意。

“……以后少跟米沙学。”

“可是……”羽生结弦表情有些苦恼,“早晚都会的嘛?”

“啥??”金博洋又一次瞪起眼。

羽生结弦撅起嘴歪着头眼神狡黠,“天天这是在转移话题么?”随即展颜一笑,“不过没关系,我不会被带偏的,米沙说你们东北话感染力很强,相处时间长了以后说话就会不知不觉带上东北味了。”

“谁、谁跟你相处时间长啊!”金博洋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这自来熟臭不要脸的人是谁啊!绝对不是我仙气飘飘的偶像!

“你呀,我知道天天也喜欢我的,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当然就要谈恋爱呀,谈恋爱了自然就要相处嘛。”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我知道天天在担心什么。”羽生结弦握着金博洋的肩膀,眼光温柔又坚定,“请不要担心,顺从自己的心意吧,博洋。”

羽生结弦带着温度的目光和双手,让金博洋狂乱的心跳渐渐平静下来。可不是么,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跟爱慕已久的人两情相悦是世人所追求的爱情最理想的状态。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拥有他和他最好的感情我荣幸至极,为什么要因为一些还未发生的事而裹足不前呢。

勇敢起来吧金博洋,作为一个勇士,不仅是在赛场上勇往直前,在爱情面前同样也要用你坚强无畏的心,让一段感情走得更长更远,直至走向圆满的终点。

那么,开始吧。

“羽生结弦,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嗯!我们这就处对象,从现在开始。”

“以后少跟米沙乱学!”

“はい !”


END

评论(17)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