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侠♡

喜欢~

【靖宇】心头宝(一发完)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就当日常吧

烂文笔取名无能

勿升真人OOC归我



————————————————



韩天宇没让武大靖到机场接他,在电话里只交待让他在宿舍等着自己回去,武大靖没说什么答应了。


韩天宇松了口气。受伤对于运动员来说其实是件挺常见的事,哪个运动员没点大伤小伤的,所以韩天宇并不想兴师动众好像有多严重一样。但其实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不想让武大靖看到自己被抬下飞机的狼狈模样。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运动员,自尊心是永远保留的。


武大靖同样是男人是个运动员,理智上当然能理解韩天宇的心情,可作为韩天宇的恋人,在情感上却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人孤零零地躺在医院。


跟队医联系上打听好医院后,武大靖转头就往医院跑。


当韩天宇在医院看到本应该在宿舍乖乖等着的人时,嘴上有埋怨他的不听话可心里还是欣喜的。而武大靖什么都没说,面无表情地陪着他做完检查。


韩天宇这时才渐渐明白过来了:武大靖不高兴了。这下刚才的埋怨和欣喜演变成了不安,皱着眉聚精会神地想着怎么跟这人解释。


一番折腾病房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武大靖看了眼正眼巴巴瞅着他的韩天宇,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开口,拿上床头的热水壶转身就要出去。


“大靖……”最终还是韩天宇先开了口,喊了声这人的名字便等着他回过头。


武大靖停住了脚步但是没有回头,直挺挺地站着也没回应。


韩天宇紧抿着唇盯着武大靖的后脑勺,小声地开口道:“对不起。”


“……叔叔阿姨那边我已经通过电话了,我跟他们说好了,让他们不用赶过来照顾你,你方便的时候再打个电话跟他们好好说说,阿姨都急疯了。”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韩天宇还是直愣愣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你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


“那你不都回头看看我。”


“你都不想看到我我也没必要在你面前露脸。”


“…………你就这么小心眼么。”


“下次换我受伤你从媒体上得到消息,说自己很好却是半身不遂被抬回来,你乐意?”


“哪儿有半身不遂,你别咒我。”韩天宇委屈又不满地反驳,“还有,什么叫换你受伤?你不许受伤。”


“到这时候还跟我嘴硬跟我扯皮是么?”武大靖的声音波澜不惊。


韩天宇怂了,这才想起自己的主要目的是哄人,“……没有没有,你回头看看我呗,你都不想我吗?”


“也没见你想我啊。”


“我想你的。”


“想怎么瞒着我吧。”


“哪儿有……”韩天宇开始底气不足。


“一个电话没有,来了电话让我在宿舍等,就是不想让我来医院陪你吧。”


“没有没有,这不是怕你这几天跑活动累么,让你好好休息。”


“少休息那么一会儿死不了,你就这么看轻你在我心里的重量?”


“…………”韩天宇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实话,说吧觉得怪丢人的,不说吧又不知道这人要生气到啥时候。


韩天宇的沉默让武大靖误以为他默认了,便又是一股闷气直逼胸口,忍不住深呼吸大喘口气,“想不到你这么不信我。”说完抬腿就要走。


“武大靖!你……哎哟我去痛!”韩天宇又气又急,自己都拉下脸主动道歉哄人了这人还是没转过头给自己个好脸色,一个激动动作幅度过大牵扯到腰伤,说话立马变哀嚎,尾音都染上了痛苦的成份。


本来只是故意要治治韩天宇,这下看他又把自己伤着了武大靖便不敢继续跟他僵持下去,动作利落地转身放下热水瓶,俯身查看他的情况。


“怎么样?我马上叫医生。”说着就要按铃。


“别叫,没事儿,你别气我就成。”韩天宇闭着眼喘气,努力让疼痛缓过去。


武大靖被他恶人先告状气笑了,却还是努力沉着脸控制表情,垂眼看着他白净的脸庞,“这下反而是我的不是了?哪儿学来的胡搅蛮缠?”说罢还是憋不住扯着嘴角笑了起来。


韩天宇眼睛睁开一条缝瞄他,嘴唇抿出笑容,道:“我是伤员我最大,我说了算,不许生我气,不能惹我生气。”


“给你改名叫韩一霸成不成?嗯?霸王。”


“霸王……也行,以后你脱发的烦恼我给你解决了。”


“滚犊子,说谁头发少呢。”


“当然你是啊,自己头上有几根毛心里没点数吗。”


“别给你点脸就蹭上天了啊,今儿的账以后慢慢跟你算。”


“我要跟叔叔阿姨告状。”


“忘了告诉你,我爸妈那边也联系过了,他们让我好好看着你,恢复期间不许胡来,要好好听我的话。”


“…………你咋这么不要脸呢武大靖。”今天的事确实自己理亏,韩天宇只能在口头上占占便宜,没敢像以前那样放肆地跟武大靖怼到底。


“好好躺着别乱动,我去打壶热水。”


“哦,快点回来啊。”


武大靖失笑,忍不住调侃道:“三个小时前还不让我来,现在又让我快点回来,几个意思啊宇哥?”


“这篇翻不过去了是吧,你有完没完,快滚滚滚,别回来了。”最后在心里狠狠地哼了一声,韩天宇闭上眼不看他。


被他的小孩儿行径逗乐了,武大靖俯下身去在他额头轻轻印下一吻,柔声说道:“累了就睡吧,我马上回来。”


韩天宇闭着眼睛点点头,“嗯。”


其实……在这种时候身边有个人陪确实感觉不错,特别是这个人还是你的另一半时,心里安心踏实不止一点点。


“不过……谢谢你啦,傻大靖。”韩天宇嘴角勾起一抹笑,心满意足。


“求你好好养伤吧祖宗。”








“我妈他们还说什么了?”


武大靖坐在床边低着头削苹果,闻言瞟了一眼直愣愣躺床上的人,“你自己不会问吗。”


“我怕我妈哭,既然你已经跟他们通过电话了,我还是不打了。”韩天宇怕自家老妈说不到两句就哭,打电话的念头就越来越弱了。


“你可真是孝顺儿子。”武大靖白了他一眼,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你就不怕阿姨急死。”


“我这不是怕她听到我声音忍不住哭嘛,女人啊,哭起来可难哄了。”韩天宇接过苹果,皱起眉撅着嘴研究了会儿,说:“我不想吃苹果……”


“不想吃我削的时候干嘛不阻止我?”


“我以为你是要自个儿吃的嘛……”韩天宇觉得委屈。


“你见过谁来探病反而在病人面前先自己吃上的么?”


“有啊。”


“谁?”


“许宏志。”


“…………”武大靖沉默了:好吧,这话我没法反驳。


“那你想吃啥?”


“冰棍。”


“你做梦。”武大靖想都没想就否决了。


“干嘛啊我都这模样了连根冰棍都不让我吃。”韩天宇不满地嚷嚷起来。


“你还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模样啊?伤患,伤患懂么?还冰棍?你咋不上天呢?”


“等宇哥好了飞天给你看。”


武大靖从韩天宇拿回苹果狠狠咬了一大口,“我等着,前提是你先好给我看看。”


“喂,不是说给我的吗!”


“你不是说你不想吃吗?”


“你不是说不在病人面前先吃的吗?”


“你自己有病人的样子吗?”


“……你果然还在生气,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了,连口吃的都不给我。”韩天宇装模作样地哭丧着脸扮委屈。


“……生冷重口都不能吃,给你整两大白馒头吧。”


“武大靖!我要告诉教练你虐待病人虐待队友!”


“哦,你去啊。”武大靖瞟了眼他的腰腹,你起得来么你。


韩天宇真是要气炸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可恶啊,现在会欺负我了!


武大靖逗够了,这才笑了出来,“行了别皱着脸了,我敢虐待你么,至于你的三餐营养师都给你搭配好了,你就别操心我亏待你了。”


“可我想吃麻辣拌,老想了。”


武大靖的回答是挑眉摇头:小朋友,你想太多。


韩天宇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又是撒娇卖萌都没能让武大靖点头同意,碍于现在的特殊情况,让他只能气在心里,敢怒不敢言。


愤怒值在晚餐时达到顶点。


韩天宇气鼓鼓地喝着汤,眼神即生气又幽怨地瞪着正独吃得满嘴油光的武大靖。


满屋子麻辣拌的香味,让韩天宇越发觉得嘴里的汤淡而无味。偏偏武大靖成心要跟他作对似的,埋头吃得津津有味,完全无视韩天宇那哀怨的眼神。


“大靖儿……”


“嗯?”武大靖抹了把额头被辣出的汗。


“这汤没味儿。”


“哦,我给你加点儿盐?”


“……可它也不够香。”


“给你滴两滴香麻油?”


“武大靖,我觉得……”韩天宇放下勺子,定定看向武大靖,“这日子没发过了。”


武大靖在心里偷着乐,面上却不动声色,问:“咋地啦?告诉哥,哥替你解决。”


“我觉得有必要跟某人沟通沟通。”


“谁啊?”


“我对象。”


“你要跟他说啥?”


“我要跟他分手。”


“干啥呢就要分?”


“民以食为天,他连我吃饭问题都保障不了,也没必要过下去了,我还是趁早赶紧儿另找一个吧。”


“别介啊宇哥,”武大靖这下憋不住了,明目张胆地挂起笑,凑过来喝了一口韩天宇的汤,“挺好喝的啊,乖,等你好了哥带你吃所有你想吃的好不好?”


“我这只是外伤,没必要戒口吧……”韩天宇还是不甘心那口麻辣拌。


“以防外一,总之等你好全了才能吃。”


“啊啊啊!”韩天宇抓狂,“可是嘴巴快淡出个鸟儿来了!”


武大靖笑笑,“张嘴。”说罢舀了口汤含在嘴里,欺身贴上韩天宇的唇,韩天宇自然地微张开嘴,武大靖便把嘴里的汤渡了过去。


两人分开后,武大靖笑问:“怎么样?新品麻辣拌汤,这口味儿还可以吧?”


韩天宇咽下嘴里的汤,咂吧咂吧嘴,一本正经地评价:“味道儿还是淡了点儿,再重点儿就更好了。”韩天宇瞄着武大靖还剩下的半碗麻辣拌,抱着他手臂声音黏糊糊地讨好着,“就一口,真的就一口,让我尝尝味儿嘛。”


武大靖被他这小模样勾得心痒痒,可一想到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最终还是硬下心来摇摇头,“别得寸进尺啊你,好好养着吧。”


戏精韩上线,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一脸伤心欲绝,“你……果然不爱我了,以前你很宠我的,果然……男人没一个长情的,日子久了感情就淡了,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


“戏过了啊。”武大靖揉了把那头卷毛,“就一根,不许多吃。”


“三根。”韩天宇还想争取。


“就一根,再讨价还价一根都没有。”


“好吧……”韩天宇败下阵来,垂头丧气地砸吧嘴,还不忘威胁武大靖,“以后我去吃麻辣拌不带你。”


“好好好以后不让我吃。”武大靖好脾气地顺着他话应承着,“来,张嘴,你的心肝儿麻辣拌来了。”


“啊……果然还是麻辣拌好吃!”韩天宇终于吃上了心心念念的麻辣拌,虽然只有一片白菜叶子。







到了晚上,武大靖没理会韩天宇撵人留下来陪床。晚上的医院分外安静,只有外面走廊时不时传来值班医生护士走动的脚步声。


微弱的光线透过窗户落在病房里,韩天宇扭过头看向另一张床上闭着眼的武大靖,也不知道这人睡着了没。


“大靖er。”韩天宇小声地喊了他名字。


武大靖没动静,依旧保持原来的动作。韩天宇心想果然是累着了。


韩天宇小声地自言自语:“就说你体力没你宇哥我好嘛……好好休息吧,不过,有件事想要告诉你,我的心肝儿不是麻辣拌,”韩天宇感到有点儿不好意思,腼腆地笑起来,“是你,武大靖。”


说完话便闭上眼打算睡觉的韩天宇没看到的是,他话音刚落武大靖便勾起了嘴角,无声的说了句:我也是,我的心肝儿,韩天宇。





第二天当医生亲口表示韩天宇不需要特别戒口时,韩天宇气鼓鼓地恨不得把武大靖瞪穿。


我的冰刀在哪儿?什么心肝儿?不存在的。


这头武大靖却考虑起退役后开店的可能性。


“以后咱开家店卖麻辣拌你做老板娘不?”


“滚,你才老板娘,你全家都是老板娘!”





End


评论(5)

热度(262)